黑龙江京科脑康医院 黑龙江京科脑康医院 黑龙江京科脑康医院 黑龙江京科脑康医院
位置:黑龙江京科脑康医院 > 病种项目 > 心理咨询 > >
问医生

宽恕:原谅自己,就原谅了整个世界

2020-04-01 14:53    浏览次数 :

预约挂号 健康热线 在线咨询
 

 尝试从不曾准确无误,所成从不曾摆脱我称之为人性的局限,所以我需要被宽恕所救赎。大卫?奥格斯伯格

 
因为我意图从不曾完美无缺。
 
提到宽恕时,会以为这是赐予他人的东西—宽恕你但是宽恕的核心是宽恕我自己的过程和行动。
 
01
 
大卫为什么会自杀
 
30年前,当我弟弟自杀后,迷失了方向。逾越两年的时间里,活在黑暗和绝望之中。穿的唯一的颜色是棕色—所有的衬衫、长裤、袜子和鞋,所有东西都是象牙色或棕色。每天都去上课学习,但是工作中找不到快乐。每天晚上我都去跑步,逼着自己跑得更远些、更快些,甚至还能听见大卫的声音环绕着我叫我向前跑,给我跑步的力量,而过后我就会深感疲惫、孤独。
 
大卫死了3个月之后,放弃了大学里当老师的职位,搬回家乡跟父母一起生活。想法和情绪都围绕着父母。需要跟他待在一起,同样他也需要跟我待在一起。长大的房子里醒来,跟大卫一起吃过无数顿饭的厨房里吃饭,沿着我过去一起走过的马路散步,一直在跟我悲伤和愤怒作斗争。
 
大卫怎么能这样离开我呢?
 
什么样的痛苦和恐惧会让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呢?
 
当他锁上房门把针打进手臂的那个晚上,都在想些什么?
 
整夜整夜清醒地躺着,尽力去想象大卫的绝望,却无法走进,也找不到能进入他内心和灵魂的路。
 
为什么呢?这是一直萦绕着我问题,所能找到答案都无法给我任何慰藉。当初应该花更多时间跟他待在一起,多关心他多跟他谈心吗?不是太关注我自己的生活,却没有注意到可能需要我做些什么?这是父母的错吗?父亲对大卫期望过高了吗?母亲太依附他使得他很难与母亲分离吗?
 
发现自己在苦苦思索着当初应该做的事情和应该说的话。明知道问这些无法回答的问题没有意义,只会让我精神更疲惫,但我还是琢磨:
 
当初能够做些什么来拯救他
 
哪里走错了
 
哪里失败了
 
历来不曾想到过宽恕。
 
宽恕什么?
 
宽恕谁?
 
宽恕似乎并不是问题的所在因为我又能宽恕谁,宽恕又能改变什么呢?宽恕也不会让大卫复活。把宽恕等同于这个活着的世界。看不到宽恕跟我生活,或者跟我与我再也见不到弟弟之间有什么关联。
 
一周又一周,一月复一月,如行尸走肉一般。结束了博士学位的课程,只剩下写论文了每写一页,母亲(世界上唯一一个能看懂我字迹的人)就用打字机打一页。周末,会在父亲的家具店里帮助,会跟朋友聊天,会在路上朝陌生人微笑,会跟父母在前门台阶上闲坐,会跟邻居闲聊,会跟我阿姨、叔叔和表兄弟们庆祝节日。活着,也呼吸着,就这样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慢慢地,感觉到内心有一种松动。对我来说,这是身体上的一种解脱,就像抽筋的肌肉自己松开了逐渐认清了事实之后,宽恕呈现了大卫已经走了能做的任何事情都无法把他救回来。回头看,知道我已经做了所能做的一切。并不完美,也犯过错误,说过一些我希望自己没有说过的话,做了一些我后悔做过的事情—但是爱他不可能更爱他所以,就有了这样一个事实—爱他而我爱没能挽救他
 
如果那时我就能知道我现在所知道的共情的力量,应该能够救回我弟弟吗?相信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给在阿姆斯特丹的大卫打电话时,说:如果我要坐牢的话,会杀了自己的就会直接问他有关自杀的威胁。有伤害自己的计划吗?会这么说,离自杀有多近?通过这些问题,会试着判断他有多脆弱,伤害自己的可能性有多大。当大卫说“爱你时,会说“也爱你会仔细地倾听他说的话,而不是关注我自己的反应。会共情他而不会去假定、猜想、让情绪掌控我反应。
 
知道了本可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就可能救了大卫的命,可怎么接受这一点啊?接受了这是能给出的唯一答案—接受它知道当时我谁,正处在自己生命中的哪个阶段,而且知道我已经做了基于自己当时的知识和经验所能做的所有事情;知道父母也做了能做的所有事情;而且大卫…大卫也做了所能做的所有事情。
 
已经找到宽恕了吗?从完全解脱悲伤、痛苦,以及没有被回答的那些问题的意义上看,还没有。但是不会再用我当初应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的想法来折磨我自己了聚焦在今天,为活着的人尽我所能。记得大卫—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知道我对他死的回答就是要来协助那些像他一样感到迷失、孤独、茫然的人。一直提醒我自己:还活着。还有工作要做。这个工作中,日复一日,继续找寻着对我自己和对大卫的宽恕。
 
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机会。去年夏天,缅因州休两个礼拜的假,达时疲惫不堪,睡眠缺乏。等不及要睡睡午觉,跟家人在海滩散散步,跟邻居聊聊天,让自己迷失在没有日程规划的节奏里。礼拜五晚上到礼拜二早晨我正要出门跑步时,卡伦当时正在接电话,示意我等一等。用手捂住电话听筒。约翰的老婆。告诉我约翰是给我缅因州的房子干过活的电工。现在深度抑郁。最好的朋友两个月前死于一场车祸,?了将近45斤。担心他可能会再酗起酒来。
 
不到1个小时之后,约翰和我坐下来开始聊天。那天我一起待了3个小时。告诉我已经接受了一个精神科医生的治疗,医生给他开了一种能成瘾的安定药赞安诺和一种抗抑郁药左洛复。精神科医生又把约翰转介给一位心理治疗师,治疗师说他正遭受中年危机。
 
听说这位治疗师擅长处理‘中年危机事件’说着,露出了那天的第一个微笑。
 
有多大年纪?问。
 
50岁上下。
 
俩相互看了看,一起大笑起来。有了一个相同的想法—这里是谁在遭受中年危机啊?但是透过这个笑声我还感觉到一层愤怒—怎么会有人把约翰生活中那么多严重的问题合在一起就贴上一个“中年危机”标签呢?
 
10岁生日之前父母双亡;40几岁的时候哥哥也死了最好的朋友又在一场车祸中丧生;20年来都在跟酗酒作斗争,直到最近才戒掉。被悲伤和恐惧压倒,想找人来帮帮自己,但好像没人愿意倾听那些让他抑郁的深层痛苦。一个精神科医生说他抑郁了指导他用安定药和抗抑郁药来减轻自己的痛苦;一个心理治疗师说他正在经历中年危机;匿名戒酒协会的资助者警告他要采取行动,否则他就会被关进醉汉监禁室;妻子害怕他会自杀。
 
所有这些人的本意都是好的但是都是从一个有倾向性的位置来倾听,因为他有自己的担心或恐惧,以致不能共情到约翰的体会。
 
所以当约翰说出了这些事情,也听到之后,都感觉好多了没有人告诉我说我对朋友的死感到不知所措可能是正常的约翰那天离开我家的时候说,没有人跟我讨论过我父母、哥哥或我婚姻的压力。为什么呢?为什么没有人问过我人际关系的情况?为什么自动就认为他知道了想法和感受呢?为什么不帮我弄明白这些?
 
听了这些问题,竟找到自己那个问题的答案,这又要追溯到许多年以前。有时候我不理解他人;会犯错误;会诊断错误、误贴标签、错误归类,会走错方向。
 
记得我大卫访问过牧师之后跟他沟通过,牧师向他保证说祈祷能解决他问题;还记得大卫的医生给他开了可以多次取药的安定药和镇静剂处方,希望这能让他痛苦走开;也记得自己花几个小时陪他书店里找那些自助类书籍,保健品商店寻找可能会减轻他症状的非处方药物。记得很多次大卫向我寻求建议时,给了同情而不是共情,当时我还以为自己理解了感受(而事实上,并没有明白他感受有多深)比这更糟糕的还建议他要为自己负责任,要成为那个我知道他能成为的人。做出了这些方向错误的回应,最终把他自己留在痛苦里。
 
共情把我带回到过去,去理解我弟弟的痛苦。知道,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得到协助,却一直没能得到这让他发生了最深的绝望。知道酒精和海洛因把他带离了生者的世界。当大卫跟药物建立了全时关系之后,那些有血有肉的关系的重要性就下降了满心羞耻和自责,躲避跟家人、朋友的互动。毒瘾把他和那些爱他人分隔开来,只留下他自己活在一个没有目的和意义的世界里。就在那时,失去了希望和信念;也是那时,无法原谅自己的行为,无法原谅他觉得带给我全家的羞耻,无法原谅他所造成的悲伤,也无法原谅他年轻的生命中已经造成的各种心痛。世界不时缩窄,直到最终他看不到任何出路,所以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无法宽恕自己。这是弟弟自杀的真正原因。无法接受自己已经变成的样子—一个大学停学生、一个海洛因成瘾者、一个罪犯、一个犯法的逃亡者、一个被排斥者。这些标签毁了死亡成了生命中无法忍受之痛的一种解脱。
 
共情引领我理解了弟弟,这个理解中,找到对自己的宽恕。这并不是一下子全部都找到而是日复一日,跟那些努力寻找方法来接受他自己的人们一起工作时慢慢找到跟他讨论改变的可能性,讨论每一天我都要重新开始这个事实;讨论如何学会接受我不完美,改变我能够改变的局部,并探寻如何容纳其他局部。最重要的人们诉说他绝望、寻找继续前进的方向时,仔细地倾听着。尽量带着关心和尊重来做出回应,尊重他独特的体验。欢庆他胜利,也参与他悲哀。
 
因为被共情的力量所指引,知道我尽我所能,也相信这会带来变化。保证,只要他还在一步一步向前走,就永远不会放弃他也历来都没有放弃过。
 
02
 
共情对宽恕的定义
 
共情能拓宽我看世界的视野,从那个拓宽的视野中,能找到对自己和对他人的宽恕。宽恕是一个逐渐深入的过程,而不是完成后就放在一边的一个动作。就在继续努力从过去的喜剧和创伤中学习如何超越它时,宽恕会缓缓地到来。?着时间的推移和我所付出的努力,就能够向前进,对过去加以修建,而不是无休止地进行重复。
 
海伦?普雷金在自己的书《死囚漫步》中讲了一个毫无价值的死亡及之后发生的故事。很前面的一段内容里,被谋杀的年轻人的父亲低头看着儿子的尸体说:不论是谁干的都宽恕他但是这个父亲?后才发现,这句话只是一趟漫长旅程中的第一步。因为每一天,都自愿走一遍宽恕之路。普雷金写道:
 
知道自己要奋力去克服痛苦的感受和涌起的报仇之心,尤其是当他每年想起大卫的生日时,就又要重新失去他一次:20岁的大卫、25岁的大卫、结婚的大卫、站在后门儿孙绕膝的大卫、成年的大卫。宽恕历来都不容易。每一天都必需去祈祷宽恕,奋力去宽恕,才干迎来宽恕。
 
宽恕跟着体验而来,?着共情的脚步而来。共情能让我更深刻地理解我属于哪里,通过这个理解,才干意识到为什么宽恕是必需的宽恕并不是能够命令或控制的东西,而是?着共情的努力工作而出现的一种体验。如果想去理解,并向曾经被遮掩住、看不到东西打开我头脑和内心,就会看到以前看不到景象;那个拓宽的视野中,宽恕不需邀请就会向我走来,就像林间小路的突然转弯,会为我呈现出这个世界的一道风景,而这是以前从未见过的
 
03
 
共情如何发生宽恕
 
共情是如何教会我宽恕自己和他人的呢?当然这是个终极问题—因为即使我知道了宽恕是什么,真正想知道的如何做到如何才干找到宽恕,当我找到之后又拿它来做什么呢?宽恕又如何把我从过去带到现在指引我拓宽我自我认知,加强我关系呢?
 
犹太教义中,宽恕被认为是包括四个阶段的过程:第一,意识到做了什么错事;第二,向你所伤害的人道歉;第三,任何可能的时候对那个人做出补偿;第四,尽量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当然,这个第四步是要终尽一生的事情。
 
共情也给出了一个类似的宽恕方案,但是这个方案把重点放在相互之间继续发展的关系上。
 
04
 
宽恕的5个阶段
 
阶段1觉察
 
由共情激发的每一种体验都一定要从这样的提醒开始:认知受限于我体验和我对这些体验的解读。这个世界复杂无限,任何一个特定的时刻,都只能理解到一部分。对任何事情,都只能看到一半,荣格派心理学家爱丽丝·豪威尔提醒说,而另一半是给看到东西所赋予的意义。
 
阶段2找寻
 
认识到局限,就想知道更多。宽恕的过程中,共情会让我继续寻找、梳理、筛分:还能知道哪些东西?哪里还没有看清楚?倾向性是什么?什么妨碍了对事物的理解?
 
阶段3向外走出去
 
找寻的阶段,开始从自身向外走向他人。共情使得我可以参与他人的生活、感受他感受、想着他想法。通过主动努力借用他人的视角,能让自己放弃对世界的偏激看法。
 
阶段4改变
 
进入到人的世界中,借用了人的想法和感受后,再回到转变后的自己。每一次共情式互动之后,都发生了改变和延展,逾越了原来的自己。用这个扩展后的视野,能看到以前看不到内容。宽恕的体验就包含在这个新的视野中。
 
阶段5投入
 
知道我心智状态是与他人的体验密不可分的所以我要把自己投入到更大的社群之中。非洲,这个投入到全局的过程被叫作乌班图,指一种与世界合一的感觉。南非的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给出了下面的解释。
 
乌班图…说的作为人的实质含义…人性跟你人 性是?定在一起的因为一个人是通过别的人才成为这个人的非洲,极度重视群体的和平与和谐。任何破坏这种和谐的事物都是有害的不只仅对社区有害,而且对我所有人都有害。因此,宽恕对人类的继续存在绝对是必需的
 
宽恕是相互连接的终极行为。宽恕你因为我就是宽恕了就宽恕了自己;宽恕了自己,就宽恕了这个世界。
 
05
 
践行宽恕
 
1一笔勾销
 
宽恕意味着自由—把我自己从骄傲、怨恨和苦难中解脱出来。从头再来,或者说,把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有一个故事很好地阐释了这一点。
 
一位年长的酒馆老板有两个账本。第一个账本里,罗列着他这一年里所犯过的所有罪恶;第二个账本里,罗列着同一年里发生在和他爱的人身上的所有不好的事情。然后,一年的最后一天,先看一遍详细列举他缺点和错误的第一个账本;看完之后,拿起第二个账本,再看一遍那一年发生在身的上所有不幸。
 
读完之后,酒馆老板合上账本,双手相扣进行祈祷,眼望天空。亲爱的上帝,祈祷,有许多罪恶要向你忏悔。但是也对我做了很多让人痛苦的事情。所以现在要开始新的一年,请求我都一笔勾销吧!宽恕你也宽恕我
 
生活中,也要记得总是有两个账本—一个写满了错误和不完美,另一个记录着你经历的所有考验和磨难。当你觉得埋怨时,要记得这两个方面的情况,并把你全部能量用来清除干净你自己犯下的错 误。想要抹去的并不是记忆自身,而是记忆所带来的内疚、怨恨和愤怒 这些痛苦的情绪。
 
2给你自己写信
 
如果你花时间写下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就会发生神奇的事情。南卫理公会大学的心理学家詹姆斯?潘尼贝克在一系列的研究中发现,定期写信能提高免疫功能、减少误工天数、促进肝脏的酶功能、减少找医生看病的次数。这些明显的生理变化好像与给自己卸下负担而产生的情绪释放直接相关。
 
潘尼贝克的方法直截了当。让人们每天花1520分钟来写信,集中写一个创伤事件或者让人有压力的担心。然后,让被试讲一个故事,并有意识地在这个故事中找到意义。从我困扰中找到意义,给了一个看待这些困扰的新方法—不是作为可能要压垮我灾难,而是作为要帮我开悟的体验。
 
3烧掉你苦难
 
印度激进中,怨恨可以用一种简单但是不寻常的方式来处理。首先,写出困扰你心智和精神的那些冒犯和侮辱。然后,把这张纸烧掉。看着纸被烧掉就是一种暗示—所有的事情,即使是怨恨,最终都会消亡。
 
4打坐
 
当我匆匆忙忙地赶时间时,心中的怨恨就会累积起来。一天里找一个地方、一个时间,恬静地跟自己的想法和情绪待在一起。如果你正觉得生气或有敌意,不要认为几个深呼吸就能让你恬静下来。冥想专家认为我需要1520分钟才干从一种高度生理唤醒的状态(比方在高速公路上侥幸脱险、工作中一次伤脑筋的汇报,或者跟朋友或家人的一次有敌意的互动)中恢复过来。
 
很少有人能有幸拿整天的时间来消磨,但是想想梭罗在瓦尔登湖边的冥想肯定是很让人舒缓的共情对梭罗的影响很明显。
 
爱给自己的生命留有更多余地。有时候,一个夏天的早 晨,照常洗过澡之后,坐在阳光下的门前,从日出坐到正午,坐在松树、山核桃树和黄栌树中间,没有打扰的寂寞与宁静之中,凝神深思。那时,鸟雀在四周唱歌,或默不作声地疾飞而过我屋子,直到太阳照上我西窗;或者远处公路上传来一些旅行者的车辆的辚辚声,提醒我时间的流逝。这样的季节中生长,好像玉米生长在夜间一样,这比任何手上的劳动好得不知多少了这样做不是从我生命中减去了时间,而是通常的时间里增添了许多,还超产了许多。明白了东方人的所谓深思及抛开工作的意思了大体上,虚度岁月,不在乎。白昼在前进,仿佛只是为了照亮我某种工作;可是刚才还是黎明,瞧,现在已经是晚上,并没有完成什么值得纪念的工作。也没有像鸣禽一般歌唱,只静静地微笑,笑我自己幸福无涯。正像那麻雀,蹲在门前的山核桃树上,啁啾地叫着,也窃窃笑着,或抑制了啁啾之声,怕它也许从我巢中听到
 
独处对于不肯宽恕的人是很难忍受的会发现每个恬静的时刻都是重温他过去痛苦的机会。宽恕能抹去过往,解脱自己,能让我像玉米生长在夜间一样”能走进我内心,并超越我自己,让我成为本想成为的那个自己。
 

健康热线

0451-51193066

拨打电话

预约医生

快速预约京科脑康

预约挂号

在线咨询

08 : 00-17 : 00

在线咨询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先锋路565号(南岗分局旁)

哈尔滨市南岗区先锋路565号(南岗分局旁)

查看来院线路

·哈尔滨精神科医院

·哈尔滨心理疾病医院

·哈尔滨治疗精神分裂

·哈尔滨治疗头痛医院

·哈尔滨失眠如何治疗

·哈尔滨治疗抑郁症医院

·哈尔滨治疗恐惧医院

©CopyRight  2019-2020 JINGKE NAOKANG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江京科脑康医院

备案号: 黑ICP备19001199号-34